当前位置:张里利兴新闻网 > 社会 > 故事:婚后我总是虚弱昏迷,那天惊醒,看见妻子往我水里加东西

故事:婚后我总是虚弱昏迷,那天惊醒,看见妻子往我水里加东西

发布时间: 2019-11-01 18:41:49    热度: 2613

每天读一些故事应用作者:灰狼偃师

天堂已经很久没有快乐的事情了。而且,这次是白泽家族的一个小儿子结婚了。长明宫用灯光装饰,挤满了人。源源不断的仙女家庭几乎将门槛夷为平地。

随着新郎的线泽一直拖到午夜后才摇摇晃晃地回到房间。

在红绫房间的中央,坐在上面的新娘引起了特别的注意。

巨大的发光珍珠照亮了房间,绿舒用条纹纱布覆盖,他的脸藏在银纱布下面。

行泽借着一头酒劲直接向前打开那层纱布,一只垂着的眼睛,在一双哭红的眼睛上,他突然愣住了。

穷奇家族的大女儿呢?

商定的战斗国家呢?

这个哭泣的生物现在会缩成一个球吗?

杭泽被新娘脸上的泪水弄糊涂了。他对此什么也没做。她为什么哭了?

“我想我看起来也不怎么抱歉。你为什么害怕变成这样?”

他蹲在青叔面前,耐心地向她露出友好的微笑。

青叔低下头,咕哝着什么:

“我...我以前呆在家里,很少出门,现在突然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,眼泪忍不住掉了出来……”

这么说着,又掉了两颗金豆。

“对不起丈夫,我不想哭……”

绿舒生了一双狭长的凤眼。此刻,眼睛和尾巴都是红色的。它们就像沾满雨露的蟹爪兰花。他们和以前一样虚弱和可怜。

行泽想起了他娶她的目的,心里叹了口气,尽量让自己平易近人:

“既然你成了我的妻子,我会全心全意地对待你,我会好好照顾你的。”

话一出口,青树渐渐停止哭泣,焦急地抓住邢泽的手:“真的吗?丈夫说的是真的……”

邢泽重重地点了点头:“当然,如果一个人说了话,他很难听懂。”

”行泽说着,从绿舒抬起的脸上看到一丝狡黠。

一瞬间他觉得自己错了,下一秒青舒抓住他的手掌割了一个洞,并在他的手里画了一个,两个人的血在一起,在对方的手腕上形成了两个咒语。

“你是这么说的。如果你食言,咒语就会生效,你不会有这种感觉。”

“你!”邢泽猛地缩回手,看着咒语消失在他的皮肤上。突然他睁大了眼睛:“你在假装!”

绿舒的眼睛最后还是挂着湿湿的泪水,但她嘴角勾起一抹甜蜜的微笑:“是的,你怎么说我也是一个阴险狡猾的穷奇家族,为什么我丈夫没有保护呢?”

线泽非常生气,大部分时间他都醒了。他转身离开房间,认为这可能会引起他大哥的怀疑。他走到门口停下来。

青叔看着他走回来,笑着拍了拍床,说:“来吧,老公,上床睡觉。”

邢泽被她的哭声惊醒,愤怒地甩下袖子:“魔鬼想和你睡觉!”

他气呼呼地把被子铺在地上,背对着青叔,拒绝和她说话。

不管怎样,他并不是真的想嫁给青叔。

他欠现任皇帝一个人情。几个月前,天地的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被偷了。为了报答这一恩惠,他答应帮助天地找回它。

杭泽发现小偷已经逃到了穷奇边境。

穷奇社区从不对外开放。只有少数民族和持有重要代币的人才有资格进入。

杭泽知道自己能顺利通过的唯一方法就是嫁给青树。

他与穷奇家族成员皇家公主结婚,是穷奇家族的一半成员,可以自由进出穷奇。

迫切需要帮助天帝找到东西。结婚的第二天,他换上便装,准备去穷奇。一只脚一踏出门槛,皮带就被从后面拉了出来,导致他掉下来,吃粪便。

“你要去哪里?”

听到这个声音,行泽知道带走他的人是他的新婚妻子,换脸比翻书还快,顿时没好气道:

“这不关你的事!”

他甩开绿舒的手,大步走出房间,却见行颜从外面回来了,还没等他开口打招呼,手臂就被紧紧地抱住了,然后听到绿舒柔软糯致醉人的声音:

“丈夫...老公,恐怕你不能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……”

行泽被青舒轻松虚弱的姿势整一愣一愣的,抬头果然向大哥疑惑的眼神望去,脏话差点脱口而出,这女人真是个耍精!

在大哥面前,行泽总是表现不好太不友好,只能坐在旁边敷衍绿舒:

“乖一点,我出去做一些重要的事情后很快就会回来。”

青叔的小脸因焦虑而发红,眼睛在哭泣,“但是...但你说过你会好好照顾我的。”

这句话又呛住了邢泽。他以前不知道向他脚下扔石头意味着什么,但现在他知道了。

乌云遮住了太阳,穷奇到处都是阴云。

杭泽觉得在这里呆久了,她的身心健康会受到影响。青树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。她的心是黑色的。

让他讨厌牙痒的客户就像一条回到水里的鱼。他不仅不会受到环境的影响,而且他的表情更加开朗。他去东街买了一条项链,在西街钓了些小吃,购物很开心。

过了半天,青叔终于想起来了,他是来和兴泽办事的,然后带着零食回到兴泽。

"你吃它吗,油炸庇隆,它能让你感到快乐."

“不。”

他拒绝吃任何用黑锅煎的东西。

“是啊,你怕我中毒吗?别担心,我不需要毒死你。”

“你-!”行泽正要进攻,却看到绿舒在他面前变成了两个,从两个变成了四个,然后在他周围转了出来。

“你突然忙起来,想玩什么把戏!”

“忙吗?我不忙。”

清叔嘴里叼着油炸菲律宾饼,看着渐渐失去知觉的走路。他有点震惊:“是的,天球中的生物真的很弱。”

当杭泽醒来时,他看到清水往水袋里倒了些液体,然后他拿起水袋,把它送到嘴里。这让他立刻清醒过来,抓住青叔的手腕。

“你往水里加了什么?”

“我的血。”

“为什么要加你的血?”

青树厌恶地看了邢泽一眼:“穷奇的瘴气很厉害。你只是被瘴气惊呆了。抽取穷奇的血液可以保护你免受疟疾的侵袭。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。”

杭泽的呼吸稍微顺畅了一点,因为清叔的话又混淆了。他剧烈咳嗽着,把清水的水袋推到一边:“我不喝!”

看着水囊被推开,青舒眯起眼睛,脸上带着危险的神色,突然抓住行泽的下巴,将水囊绾进他的嘴里:

“如果你死在这里,那是我的错。不要让我提锅。”

因为他被瘴气毒死了,邢泽没有力气反抗。他被迫喝下整袋掺有穷奇血液的水。他呛了半天,咳嗽了半天,嘴里又苦又涩。

冷静下来后,行泽看到青淑手指的伤口,眯着眼打算不跟她计较。

“让我们谈谈我明天想做什么。让我们找个客栈休息一下。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买。”

青树扬起眉毛,怀疑地看着邢泽:“你会这么好吗?”

“别想太多,我是想报答你救了我。我不喜欢欠别人的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

青树只是简单地写了一份清单,扔给了邢泽。"给我一份这些的复印件。"

行泽看着长长地拖着地板的食物清单,嘴角微微抽搐,但还是把清单卷进袖子里,转身走出了客栈。

穷奇的雾越来越浓了。清道夫鸟在窗外的枯树上啁啾,拍打着翅膀,飞入黑雾中。

青树等了六个小时,没有等邢泽回来。天快黑了,酒保拿着食物敲了敲庆树的门,并带来了邢泽留下的信。

青叔看了一眼信,知道自己被邢泽骗了。

他说他出去给她找食物,但事实上这只是摆脱她的借口。我不知道我溜到哪里去了。

青叔笑了笑,把手中的信捏成碎片,然后举起手念咒语,从她手腕上的血咒向雾蒙蒙的街道伸出一条红线。

青叔又叹了口气,邢泽真的没有常识。他甚至不知道咒语可以互相引导。

她沿着红线走出了两条街,但是红线在这里被一把剑切断了,只留下一半的线漂浮在空中。

绿舒把眼睛放平,眸光冷冷地盯着眼前装束飘飘的道。

那人穿着蓝色道袍,高冠,背后扎着头发。他像云中的明月一样笔直地站在街上。他看上去雄伟壮观,不在尘土中。

他笑着看着绿舒,手里拿着那条剪下的红线,声音温暖而平和:

"我可以带你去找你要找的人."

青树下意识地闪开,漫不经心地挥挥手:“其实,也不是一个很重要的人。它只是一只新宠物。如果你失去了它,你就失去了它。不要打扰你。”

说完后,她转身就跑,但绿袍道士似乎乘风而来,轻而易举地追上了他,举着剑在绿舒面前。

“这个女孩很善良。帮助别人并不费事。”

“但是我觉得你很烦人。”

青叔的手变成两个短把手,刺向道士儿子。然而,他被刀子的手击退了几步。剑拔出来之前,清叔被挡了回去。

青叔知道她和这个孩子的力量有很大的不同。她的原则之一是男人不应该立即遭受损失。她收起短刺,脸上挂着微笑。

“我只是想试试道士的本事。道士的姿势真的很棒。那些有这样成就的人肯定不会欺骗我。在道士面前带路。”

道子听到这个名字就收起了剑,然后拿出一根绳子,抱歉而真诚地把绿舒绑成粽子:

“原谅我不能信任那个女孩。在我遇见你丈夫之前,我必须冤枉那个女孩。”

"...一言不发。”

陶子没有骗清叔。他确实带她去见了邢泽,但是见面的方式不是很好。

青树现在被绑在柱子上,看着柱子下的青筋。

"愚蠢的女人,你是怎么被烛光和谢青抓住的!"

青书笑道:“道士说可以带我去见你。”。

“那你相信吗?!”

“但他确实带我去看你了,这意味着比有些人还多。”

行泽又被青叔呛住了,这个时候一个脸色苍白的年轻人从青叔身后走了过来,刚走两步,他就弯下腰咳嗽起来,咳了又吐大血,一副随时吐血的样子死去了。

刚刚向青舒紧道快步走到他身边,递过手帕。

年轻人擦了擦嘴角的血迹,然后直起身来,冰冷的眼睛里有一双金色的竖瞳:

“小白泽,如果你不想让你的妻子受到任何伤害,你最好把你偷的东西还给我。”

看到烛九阴,行泽微微皱起眉头,将手放在剑柄上,准备摇滚。

“犀牛的骨头是由一个对皇帝非常重要的人留给他的。送给他的人不知道犀牛骨头的来源和你,皇帝也不知道,所以你不应该擅自偷走它。”

“哈哈哈,偷?”听到邢泽的话,朱九银忍不住大笑起来。当他笑的时候,他又吐出了一大口血。他花了半天时间才喘口气。“我会死于天堂里你的人民的笑声。犀牛的骨头是我家培育的最珍贵的财富。这是我第一次听说拿回自己的东西叫做偷窃。”

他还没说完,一排梅花飞镖突然射向他的脸。蜡烛九银甚至没有藏起来。藏在暗处的谢青拿着剑出现,并击落了被杭泽扔掉的隐藏武器。然后他去了杭州的前线。

杭泽的剑太重了,每一枪打在谢青的剑上都会发出一声巨响,哼着他的剑。

烛九阴找了一个远离战场的地方坐下,刚想和绿舒说话,就看见行泽莫名其妙地突破了谢青的攻势,向他挥舞着他宽大而沉重的剑。

烛九阴瞬间被逼出了原本的身体,变成了一条黑色的金色巨蟒和线泽撞在一起,重剑从线泽的手里掉了下来,但只是割断了绑在绿舒身上的绳子。

行泽也一巴掌拍在柱子上,嘴里吐出一口血被切断了。

他收到了谢青的剑,然后才有机会接近谢青的身体,用重剑将他击出,然后抓住机会攻击蜡烛九阴。

他原本不想杀烛九阴,他只是转移注意力,真正的目的是救绿舒脱离危险。

重剑滑出很远的地方,行泽立刻拔出匕首指向烛九阴,只想尽可能多的给青舒逃跑的机会。

为了利用青叔的身份娶她,他决不能再把她置于危险之中。

“哼,太过分了!”

一些愤怒的声音来自蛇的腹腔。杭泽想变回原型,与烛光竞争。他的手臂被蟒蛇的尖牙刺穿,一动不动。

幸运的是,他已经提前把骨头给了值得信任的人,即使他死了,现在也没什么好担心的。

行泽松了口气,慢慢闭上眼睛。但是现在咬他的蛇似乎突然感觉到了致命的危险,并迅速吐出泽线,粘在他身上的鳞片上,以最快的速度撤退。

行泽的眼睛被鲜血染红了,严重的伤势已经让他无法动弹,他看到绿舒透过黑色的火焰走到他身边,她笑着问道:

"你为什么在结束婚姻后决定再次嫁给我?"

张泽张了张嘴,却不能出声,这时他听到绿舒继续说道:

“我们答应结婚是因为你母亲姚月华救了我的命。所以现在,我要把这一生还给你的白泽家族,我们将彼此分离。”

她显然在笑,但邢泽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慷慨赴死的决心。

“那是一个古老的神,我不能保证逃脱它。毕竟,我的小把戏只对你有效。”

青叔的话变成了一只巨大的凶猛野兽,踩在黑色的火焰上,经过线泽,与黑色和金色的蟒蛇纠缠在一起。

汤川恢复行动能力时,尘埃已经落定。

他亲眼看到绿舒和烛光一起消失在燃烧的黑色火焰中。

结尾

在宽敞潮湿的山洞里,烛光优雅地擦去了他嘴里的血,疑惑地问坐在火炉旁的女人。

“用你的能力狠狠地打击我们,然后把他带走,这是小菜一碟。你为什么被我们故意抓住?”

青树从心里抬起一张笑脸,暗示他不明白:“这很有趣。”

结婚的第二天,泽急忙跑去穷奇。青叔已经看出了他和自己结婚的真正目的,所以她不介意给他添更多的麻烦。

起初,婚姻是由我父母决定的。青树对婚姻漠不关心。

然而,白泽家族首先摧毁了他们的亲属,然后向他们求婚。穷奇国王认为他的女儿受到了侮辱,想向上天寻求解释,但清叔阻止了她。

邢泽娶她是为了利用她的身份进行调查。她嫁给邢泽是为了在生活中获得更多乐趣。

她很少遇到如此有趣的玩物,她的整个血液开始流动并变得兴奋起来。

山洞里的火噼啪作响,反映出青树眼中的火在跳动。她和她恶毒的新丈夫有更多的时间生活。(作品名称:山鬼:青书,作者:偃师灰狼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。

上一篇:深圳亚联发展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
下一篇:装修是什么意思?15万装修110平米的房子好不好?-保利观塘